ME教育 - 大连教育信息专业门户!

【ME教育】--大连教育信息专业门户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教育 > 交流 >

热议:初中性教育课讲自慰引尴尬(图)

时间:2013-07-09 19:20来源: 作者: 点击:
热议:初中性教育课讲自慰引尴尬(图)

  

新华社发新华社发

  华师教授:时间短未讲透

  中学老师:超出接受范围

  初中学生:我们早知道了

  新快报(微博)记者 郭晓燕 发自广州

  即将到来的4月,华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李楚华将前往其他国家做科学研究,不过,不再与性学有关系。

  就在一个月前的1月12日8时30分,她站在天河一所初中阶梯课室的讲台前,准备上性教育课。 

  在李楚华的坚持下,这堂“神秘”的课被允许男女同室。两百多位年仅12-13岁的孩子坐在台下神色各异。男孩左右张望,低头窃笑,小声议论;女孩顶着一张红脸低头看手,时而才与身边的女伴相视一笑。男女生之间,零交流。课室内四五个初中老师则各自坚守课室一角,时刻注视着学生的反应。 

  一节课下来,各方的反应大相径庭。李楚华认为时间不够,还有很多重要问题未能展开;初中的老师认为内容有点超出接受范围;学生们认为,这些我们其实早就知道。 

  这样的结果让李楚华很意外,她认为正规的性教育课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阶段了,不单单是孩子,还有老师。至于大学校园里的《性教育与性科学》是否会停止,李楚华说要看学校的安排,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几年确实只有她一个人在讲这门课了。

  自慰该不该说 

  李楚华是华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平时给本科生以及研究生授课,其中一门是《性教育与性科学》,开设这门课的大学在广州不超过5所,主要给中小学输送心理健康、生物、青春期性教育的老师或辅导员。 

  李楚华知道,现在的中学性教育往往会跳过关键部分,但她一直认为自己的学生在将来的课堂上应该可以坦然面对孩子们任何难以启齿的性问题。直到有一天,收到一位已毕业女学生的“求救”。“老师,我尝试着给孩子们开了一堂性教育课,有个孩子变坏了,常常拿生殖器官来取笑女同学。” 

  李楚华决定,帮助这个女同学去给孩子们上一堂性教育课。她提前一周准备了专门针对初中孩子的教材,为了提前测试一下孩子们的接受程度,她在家里先给12岁的儿子预演了一遍,“儿子觉得没什么感觉。” 

  课堂上,李楚华用PPT一一展示着男孩、女孩的生殖器官,底下的孩子们总是以哄堂大笑作为回报,李楚华每次都安静地等待着笑声停止。“这没什么,在大学课堂上,一样会发生。”倒是台下的初中老师们脸色始终紧绷着,且不时呵斥孩子们不要吵,不要笑。

  随着下课时间将近,初中老师们的脸色渐渐缓和,然而,就在下课前的最后5分钟,李楚华又抛出了一个“劲爆知识点”。

  “这个问题,我一直在纠结要不要说,但你们已经是初一的学生了,我相信有的同学已经进入了这个生理阶段,所以还是要说。”李楚华一本正经地指着荧光幕上的“自慰”说道,什么是自慰?就是手在无意或有意之间碰触到我们的外生殖器而产生愉快的感觉。台下的初中老师刚刚放松的一张脸,马上又回到了原来紧绷的状态。台下的嘈杂声前所未有的高涨。坐在台下的记者,突然听到一对男生的讨论,“不就是‘打飞机’嘛,谁不知道啊!”

  网上说游泳会怀孕 

  李楚华对这一幕并不意外,她说,正因为网络的发达,孩子们现在会更早接触各种各样的信息,所以才需要更早给孩子正确的性教育,因为网络上很多信息都是错误的。

  李楚华举了让记者震惊的例子,为了能与学生更好的交流,她会把邮箱留给学生,让他们课后有任何性知识方面的问题都可以匿名发给她。有一次有学生问李楚华,在游泳池里游泳会否导致怀孕?这个问题很荒谬吧,但在网上一搜很多人在问,其中一个答案就是:游泳会导致怀孕。 

  在中国,能让孩子们看懂的性教育书籍实在太少,2001年人民教育出版社曾经出版了一本《青春期性健康教育读本》中国性学会青少年健康教育信息中心专家组审定,给初中以上的学生阅读的。 

  但是说到关键细节,高中分册只有一句话:“受精:一对有生育能力的男女,因好感、恋爱、结婚后发生性交”。我不知道高中生能不能看得懂。还不如初中分册说到新生命的诞生:“男性的阴茎进入女性的阴道,这叫性交。”全套4本49.7万字,就这一句话!远远不能答疑解惑。 

  “所以正规的性教育课是非常有必要的。”

  十几年前,李楚华在她的老师的带领下,与其他好几位生理学教师就开始努力,希望把《性教育与性科学》升级为华南师范大学的一门辅修专业课程,即学生们除了原有的学位外,还可以修读性学获得双学位。期间,曾经有过曙光,李楚华已经接到任务开始着手编写教材,可是教材编了一半,一个含糊其辞的“禁令”来了,“手里的工作停下来了,一停就十几年。”如今,华南师范大学里正儿八经讲性学的老师越来越少,做这方面的研究更是屈指可数,“不出成绩啊,谁敢浪费时间在这里。”三年前,作为全校公共选修的《性教育与性科学》课程也停了,主要原因是学生的热情太火爆,但老师太少,抽不出身。

  直接告诉孩子他是从肚子里出来的 

  一节课结束后,台下的孩子们兴致勃勃地离开了,李楚华的学生却凑上前去,“老师,下节课能不能讲得再保守点,怕这些学生会学坏。”

  李楚华觉得“很意外”。她又再次想起了自己的儿子。在李楚华的家庭教育里,儿子基本不会好奇,因为他还没开口问,妈妈就已经都说了。儿子两岁的时候,李楚华就开始对他进行性教育。在儿子为数不多的问题中,李楚华记得有这样一个普遍家长都会遭遇的问题,“我是从哪里来的。”李楚华知道很多家长对于这样的问题都会不知所措,要么避而不答,要么编故事骗孩子,“从街上捡的,石头爆出来的,从儿童商店买的,回答无奇不有。”

  李楚华说,其实这个时候孩子们所需要的答案就是“我是从哪里来的”。“我会告诉他,宝宝是从妈妈肚子里出来的。有时儿子犯错了,我们还会开玩笑恐吓道,再不乖就把你塞回妈妈肚子里。这样的答案简单明了,也不用撒谎,而再进一步的答案比如为什么会长在妈妈肚子里,孩子其实不感兴趣,他们的注意力随时在转移,不必做更深入的讲解。孩子的性问题随年龄增长而改变,家长老师的答案也应因年龄不同而把握好深浅程度。

  罪恶的脚趾

  假如想让一个孩子对脚趾头有罪恶感,很简单,当幼儿第一次摸脚趾的时候,就严厉申斥他,再摸就骂他:“羞,丢人!”命令他穿上袜子,不能让别人看见,也不许看别人的。我们教他身体各个部位的名称,就是不教脚趾;但凡问题涉及脚趾,全都避而不答,或者支支吾吾,或者骂他一顿。你成功了,孩子对脚趾的罪恶感形成了。 

  李楚华说,这是一个专家举的例子,可能有点夸张,但完全描述了我们这一代人所经历的性教育情景。我们曾经掩耳盗铃,认为性可以无师自通,于是一代一代在黑暗中摸索,造就了大量的不幸人格、不幸婚姻和不幸家庭。 

  作为80后的一员,记者对这段教育印象深刻。深夜,床前,妈妈总是蹑手蹑脚的走来,然后恶狠狠地说,“绝不能和男孩发生性关系,一旦发生了,你就会变丑变胖,整个身材完全走形。”说这话时,妈妈的脸也情不自禁地扭成一团。其实,彼时,我连什么叫做发生关系仍一头雾水。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